NLP培训课程

NLP治疗学习班,NLP执行师师培训班

名师团队

世界催眠之父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学术贡献与弗洛伊德并重

NLP创始人

贡献最大的NLP创始宗师

全球最顶尖的NLP大师

人体设计工程学创始人

美国SNLP协会主席

中国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创始人

第一位将催眠引入中国

美国NGH认证催眠导师

美国SNLP认证NLP导师

当前位置:主页 > NLP新闻 > 行业新闻 >
百万精神病人无处去,精神病院被“妖魔化”
文章来源:来自网络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8-07-29 18:12 | 点击次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精神病人陈建安,弑兄后进了精神病院。盼着回家的他可能不知道,施救他们的不少精神病院也正等待着救赎。胡念飞 摄

等待救治的精神病人和精神病院

■他们是精神病人,约有100万散落全省,安全隐患很大,亟待救治.

■有的可能不是精神病人,却因各种利益纠纷被送进精神病院,毫无办法.

■治病救人的精神病院,却面临着生存考验与被"妖魔化"的窘境

“就是在这里,陈建安把亲生哥哥杀死了!”

说起年初村里发生的命案,惠东县稔山镇长排村的村民仍然感到毛骨悚然!

因看电视时发生口角,陈建安一怒之下起了歹念.

那是一把长长的刀,陈建安狠狠地刺向了平素待他不薄的哥哥陈桃桂,然后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把他杀死了……”扬长而去。

被抓后,陈建安经司法鉴定患有精神分裂症,警方只能依法放人。

陈建安将要放出来的消息传到村里,村民不干了。一群人到村委会“散步”,坚决要求把陈关进精神病院,“他连亲生哥哥都敢杀,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我希望他一辈子都不要从精神病院出来!”这狠话,出自陈建安的亲弟弟陈桃永之口。他已被哥哥的事折磨得筋疲力尽,只希望噩梦快点结束。

“散步”的结果是,村镇各出3000块钱,从拘留所直接把陈建安送进了精神病院。

但让村民担忧的是,6000块钱最多能住院三个月,之后怎么办?

难道还让陈建安回来?

想回家的精神病人

6月2日,在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陈建安。

住院部二楼男二区,一间布满铁栅栏的7人病房里,陈建安的脚踝被铁链锁着,坐在床前。平头短发,身材中等而壮实,眼神呆滞。

当得知弟弟要来看他,情绪稍显激动。他向记者要来笔和纸,要求写明家中地址。

字体歪歪斜斜,凌乱且逻辑不清,甚至将名字误写为了“李建按”。

而在落款处,“回家。哥哥。”这几个字却真切地道出了他目前最大的愿望。

11时左右,弟弟陈桃永出现,压抑已久的陈建安情绪达到顶点。

他甚至忘了脚上仍戴着铁链,站起身就要往窗口走。实在走不动了,他一屁股蹲在木板床上,嚎啕大哭。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陈建安的哭声撕心裂肺。

医生黄群明走了过来,当了解亲人探视的实情后,他做了同意的手势。

这一举动,让陈建安仿佛受到莫大恩惠一般,单腿跪床,双手深深作揖,以示感谢。

“你病情还没好,不能回家,等病好了再回去。”

弟弟的一句话,如同给陈建安泼了一头冷水,几乎是一瞬间,陈建安恢复麻木状态。

“比以前更严重了。”忍住伤心和悲痛,陈桃永压低声音说。“以前他会写名字,现在陈建安三个字中,只写对一个。”

医生黄群明也证实,陈建安的病情并没有实质性好转,“情绪很不稳定,晚上经常不睡觉”。

谁来治病?

在采访中,无论是村民、村委会,还是政府的有关负责人,都不知道有没有适当的救助途径来送陈建安到精神病院治疗。也不知道这笔钱该由谁来出。

稔山镇民政办的范主任甚至这样反问,“换上你,你说怎么办?”

实际上,当前农村精神病人救助还是有一定的途径可循,只是很多人并不知道。

惠东县残联副理事长张兆平介绍,目前他们将精神病人分为三类加以救助:

另外一种是针对贫困精神病人,采取市、县和个人分别筹集资金,各自承担三分之一医疗费的做法;基本上可给予一个疗程(3个月)每月600元的补助。对于症状较轻,只需要在家服药的精神病人,经过批准可给予6个月50元/月的补贴。值得一提的是,精神病治疗在2008年底被纳入新农合的报销范畴,此前一直不是。

但据记者了解,实际上,很多精神病患者都没有参加新农合,当然也无从报销。

“在对精神病人的救助中,资金难仍是最大难题。”张兆平透露,“我们目前的资金来源,一部分为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每年有20万;一部分为康复经费,每年有14万元纳入政府预算。”

张估算,仅针对精神病人,惠东每年至少需要100万元以上,资金缺口很大。

除此之外,人们对精神病人不理解,也是一大难题。当得知长排村全体村民,甚至亲弟弟都要求把陈建安永远关在精神病院时,张兆平感叹,“如果这样,精神病人就成了被社会抛弃的群体。”

被“遗忘”的人群

其实,今年44岁的陈建安,并不是先天性的精神病患者,他小时候虽然脾气不好,但还是很聪明的,他弟媳告诉记者,“很多别人干不了的精细活,他都能干好。”

但陈有一个要命的缺点是好赌,但总输钱,后来他老婆一气之下走了,然后他就更爱赌博,又总是输钱,时间长了,村里人就发现他的精神有些不正常了。最明显的证明就是,他开始拿着棍子打人。村里人也越来越不愿意理他。他愈发地孤独、孤立着。

在这种恶性循环中,陈建安的精神状态一天差过一天,但从未去看过病。

在陈桃永的带领下,6月1日,记者来到陈建安家中。一张床,凌乱不堪,抬头向上,屋顶因少了三块砖头而形成窟窿;一个小煤气炉被安置在边角内,用于起火的木柴被随意乱丢在里屋内。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陈的邻居告诉记者,陈建安平时就靠捡破烂维生。

几年前,他弟弟陈桃永也曾经帮他申请过低保,但递交表格后,就没有了消息。记者在当地镇政府采访时得到的消息是,他们并没有收到过申请。

令人担忧的是,陈建安绝非孤例。在稔山镇,甚至放眼整个广东,精神病人伤人、杀人的案件屡屡出现,尤其是在农村。而这些暴力行为一经媒体渲染,就很容易造成社会的误解、恐慌。这其中,影响最大的案件可能是2007年顺德均安镇一名患间歇性精神病的男子趁幼儿园放学之机,冲进幼儿园手持铁扳手见人就砸,造成18名孩子及一名老师受伤一事。

一般情况下,发生命案,精神病人才会被引起重视,并得到特殊“关照”。而在命案前,鲜有人关注这个“危险”的群体。

张兆平透露,截至目前,惠东登记在册的重型精神病人有2000多人。

“这只是粗线条的登记。而如果加上轻微的或疑似精神病患者,估计有4000多人。”

而在广东全省,精神病人的数字是庞大的。

“目前广东全省有精神障碍患者1500万,约占全国的15%。其中约有10%的人是重性精神病患者,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精神病人。也就是说,实际上,广东有150万精神病人。”

省精神病研究所所长贾福军透露,“这些病人中,真正到精神病院看病住院的人只占20%-30%,还有百万精神病人压根没有得到过治疗。”

“100万精神病人散落在全省,安全隐患是很大的。”贾福军对此非常担忧。

 
超震撼的心灵改造之旅,重塑人格,改造心灵,立竿见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