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培训课程

NLP治疗学习班,NLP执行师师培训班

名师团队

世界催眠之父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学术贡献与弗洛伊德并重

NLP创始人

贡献最大的NLP创始宗师

全球最顶尖的NLP大师

人体设计工程学创始人

美国SNLP协会主席

中国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创始人

第一位将催眠引入中国

美国NGH认证催眠导师

美国SNLP认证NLP导师

当前位置:主页 > NLP咨商 > NLP案例 >
深度赤脸恐惧症、异性恐惧症、强迫症之催眠实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0-02-15 21:32 | 点击次数:
这个个案是一位来自江苏的女士,年龄大约30岁,在机关单位工作。身材高挑、苗条,衣着打扮比较朴素,言谈举止正常。只是她的脸时常是红的,脸上表情凝重,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样子,沉溺在自己内心世界中。下面是个案的自述:
 
17岁之前的我虽然腼腆偏内向胆子也小,但生活还是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即使是10岁父亲病逝以及15岁母亲改嫁都未影响到我生活的本质。只是父亲死后,我在人前总有种自卑感。继父刚来我家时,我有些不适应、不接受,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我慢慢接受他了;事实上,继父比亲生爸爸更关照我。
 
为了不给母亲添加压力,也想尽早工作赚钱孝敬妈妈,中考结束我放弃了上重点高中,选择了一所毕业后有工作分配的国家级重点中专。刚开学时,很多同学不适应新环境,甚至有人哭鼻子;但我很适应,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课程,一切都是新的,我很是开心!
 
我们宿舍合住5位同学,我排行老四,老小和老二最活跃,刚开学三四天就和我们班男生打的火热。一天晚上下自习回宿舍后,老小老二一进门就冲我嚷:“四姐,我们班ZXX看中你了,老是向我们打听你的消息”。我愣了一下,事实上我对这个ZXX印象很模糊,顺口回了句:“不会吧,阿弥陀佛”。我心里的意思是千万不要有这回事,更不要在外面传开,这样多难为情啊!可是老二立马回道:“原来你也对他有好感啊,哈哈,不用阿弥陀佛,我们做现成的媒人。”被她们这么一误会,我的脸立刻红了起来,然后她们就认定我也喜欢他了。说就让她们说吧,我越解释就越证明有。
 
第二天上课时,正好有老师向ZXX提问题,发现他模样标致,回答问题落落大方、有头有序,原来他还是我们班学习委员,心里不由得不安起来,脸也开始发热。当天晚自习结束后跟室友一起回去时,他走在我们身后搭讪,室友们就特意走开,他就走到我身边跟我说话。晕!我的脸腾地红了,幸亏是晚上,没人看到。回到宿舍时,室友笑我脸红红的,交上桃花运了。其实回到宿舍时我已经不紧张了,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脸还是红的,可能我的皮肤比较薄,也容易红,但从那时起我心里就有了疙瘩。后来和室友走在路上时,对面碰上他我的脸立马就红了,越红她们越说得历害;说得越历害,我就越紧张,脸也越红,红到发紫。以至于后来,只要她们在我面前提到ZXX,我脸就会立刻变得通红。
 
再后来,我怕和任何男生说话,也怕和任何男生特别是熟悉的男生碰面,尤其是是我旁边有人的时候,觉得自己好丢丑。我的脸变得不堪一击,成天红红的,人也紧紧张张的,但是我的同学可能只认为我脸皮薄,还有就是她们都知道我学习很用功,以为我是紧张忙于自考呢。尽管这样,我的心理病还是一天天地加重,最后恶化到我连家都怕回了,因为我怕见到所有的男性,特别是熟悉的(除了自己的爸爸和年纪大的老头子),我怕回到家乡见到昔日里一起玩的兄弟姐妹们,我好怕我的脸会腾地一下子就红了,我该怎么办?我痛不欲生,真想一死了之!但我实在割舍不下母亲,虽然我恨她,恨她怎么会生下这样的我,但我还是不忍心将她一人抛下。于是我咬咬牙,走进了南京一家心理咨询医院,可是那医生只让吃药,我认为这种心理病吃药肯定是没用的,于是失望地回到了学校,继续在痛苦中挣扎。
 
终于熬到毕业了,希望有奇迹发生,但事实上一如既往,且痛苦有增无减,我自己也搞不清自己怎么会坚持活这么长时间的。熬到22岁时,我又患上了另外一种心理疾病,这一病症是在患异性恐惧后,在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工作时患上的。那时我在车间做统计员,办公室就我和科长二人,科长经常外巡不在,所以办公室里时常就我一人在,一个人在我最开心,不用脸红、紧张,也不用怕被人看见脸红。有一天,一位女同事机床坏了,她拿着一只苹果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我身旁,当时我就紧张起来,我最不喜欢别人坐在我身旁,我的蛛丝马迹都会被发现的,且上班时经常会有男男女女的同事进来领东西,还会有公司行政中层干部来处理公务,我时常脸红的,当时我好怕被她看见,好怕原形毕露,其实她也时常说我爱脸红的,只是我不能改变脸红,但我想尽量避免被人看见,因为脸通红的样子真的很恶心!她一开始还没注意到我的脸已经开始红、人也开始紧张了,她只顾着边嘀咕边吃苹果,随即抬头问我:“你吃吗,我们一人一半?”我回道:“不吃,不吃,你吃!”她这才发现了我的红脸,可能她以为是我看她吃苹果嘴馋不自然了,然后她比较尴尬,笑了笑说:“我们一人一半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我尴尬地笑着回道:“不吃,真不吃!”而我的脸却变得更红了。
 
从那时起,只要看到有人在吃东西,我就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会紧张脸红,老觉得自己有口水要掉下来,想咽口水,又怕被人看见说我嘴馋。天哪,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旧病未愈,新病又起!且都是些见不得人的病,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真觉得自己实在是承受不了,我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我最终没扔下我妈妈,且我自己也羡慕别人开开心心的日子,小时候的我不是很开心吗,我得坚持!我得想办法自救!
 
所以,当我再一次快要崩溃时,我又找了另外一家精神科医院,那时我25岁了。医生还是开药,这次我吃了,因为我希望能有用,但吃了半年下来还是没用,终于有一次我吃了30颗安眠药,晕睡了三天二夜,我知道30颗死不了,我也不能死啊,只是想好好地睡睡,睡着了多好,什么痛苦也没了。醒来后再次来到医院,向医院提出住院治疗,希望走出医院后有个全新的自我,能够开开心心地工作、学习、生活。在医院里住了四天,医生帮我采用森田疗法治疗,也只是试试看的。但还没到该出院时,阿姨来电了,说帮我搞定了现在的工作,问我在哪,立刻回家报到上班。我深知这份工作花了母亲大半生的积蓄和阿姨等人的不少心血,无耐之下,我只好回去了。
 
面对新的工作岗位,这是让许多人羡慕、望尘没及的工作,可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反而更沉重,因为我原本打算治好心病后,在这岗位上好好工作一辈子的,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想在这儿丢丑啊。可是老天和九泉之下的老爸、老祖宗一点都不保佑我,让我天天痛不欲生!我只好继续寻找自救的办法。经过网上搜寻,我找到一位刚从海外留学归来的心理学博士。跟他面谈后,决定采取每周一次的治疗方案,每次去他就跟我聊天,探讨我内心深处的东西,跟他交谈过后,确实也轻松了一些;真希望永远不要回家,就这样跟他一直聊下去,直到我的病完全好了再回家。这样坚持了三、四个月,我感觉自己又轻松了些,不像以前那样感觉自己支撑不下去了,但是病症依然还在,只是没有以前那么痛苦了。
 
本打算一直就这样治疗下去,但偏偏我阿姨又帮我介绍对象了,家里都催我快点找对象成家。以前每次有人帮我介绍对象,一开始是拒绝,说自己小;后来是应付着去看看,每次都像是躲避灾难一样。这次是因为受了那位心理医生的影响,他说我该谈谈恋爱,或许成家后会慢慢变好;加上那个男孩也较符合我期望的意中人的样子,就这样,我和我现在的老公接触起来,从那时起,我也就没有继续找那位博士做心理治疗了,希望自己能慢慢恢复。
 
我们相处了整整13个月就举行了婚礼,很快我有了小宝宝。相比过去的日子,现在轻松了许多,只是病痛还在。我现在从事的是窗口服务工作,每天要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碰见以下几类人就会紧张脸红:熟人(遇异性症状较重)、异性(遇年轻帅气的症状较重)、领导阶层人物。还有,上街怕见熟人,老远看见熟悉的面孔就开始紧张脸红……唉,想想小时候,走在外面碰见熟人甭提有多高兴、有多兴奋!可是那一切都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去!
 
如今,这些可怕的症状已经折磨了我整整13年,而且现在我有了宝宝,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心理疾病影响宝宝的成长,宝宝现在还很健康、很聪明,我真不想他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受到影响;而且我自己也渴望做个健康、快乐、自信的人,所以,在绝望、无助但又渴望重生的状态中,我发现了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我仔细地阅读了网站上有关催眠治疗的资料,了解了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的治疗理念以及黄老师的实际治疗案例后,隐隐中我感觉也许这个治疗方法对我有用;于是,我带着“满怀期望、但又不敢过于期望”的心理来到了上海,参加了黄雄斌老师经过多年的研究、摸索、总结而创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课程。
 
8天的学习很快就过去了,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一个不敢在众人面前说话、不敢跟男性相处、不敢穿比较性感的衣服的过去式;转变到已经能坦然、自信地在众人面前说话,能够坦然地跟男性开玩笑、调侃,能够穿吊带衫的现在式。经历了这个过程后,我发现其实并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难,那么不可逾越。到底是什么让我有这么大的改变呢?原来是我自己,是我自己的潜意识。我原先不知道自己还拥有这么伟大而又具有神奇力量的潜意识,更不知道如何调动潜意识中的巨大力量和资源,让它为我所用。
 
黄老师的艾瑞克森催眠培训班如同一盏明灯,让我找到了一种力量(应该就是潜意识所给的)和改变的信心。我原本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心理问题自己是没办法改变了,我曾经对自己非常地失望,甚至绝望,极度地痛恨自己,还痛恨家人。我是带着把自己的心理问题完全托付给黄老师这样一个心态和目的而来的。说实话,在来上课前几个月,迫切期望改变的我,已经找黄老师做过五次催眠治疗,有了一些改变,但是有些关键的地方还是无法突破。当时黄老师说,我的问题其实已经很明朗,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只是我骨子里形成的一些有关于治疗的观念太过于顽固,导致我无法突破自己的障碍。是的,我总是希望把自己交给治疗师,治疗师能够给我某种特殊的力量,而我自己不需要付出什么努力,就能让我克服我的心理疾病;我已经对靠自己的力量战胜自己的问题充满绝望。在这种状态下,黄老师说,只有“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班”能改变我的认知,治愈我的心理疾病。当时我犹豫再三,最后出于对黄老师的信任,我还是决定来参加黄老师的课程。
 
上课的第一天,黄老师就说每个人的心理问题只有他自己能治愈,任何人都帮不了他!当时,我好失望、好失落,甚至有些绝望。但是,转念一想,既然来了,就好好听课吧,我是信任黄老师的。
 
课程进行到第四天,上午学习了“牵连感觉与心锚”后,下午学习“自我疗愈理论”时,我突然领悟到了黄老师一直在苦口婆心地跟我们讲的“真言”——“一个人的心理问题,只有他自己能解决;改变的力量在他自己的潜意识当中,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代劳!”我突然间感受到了一种力量和信心,我觉得我能改变自己!这种看到希望和充满信心、有力量的感觉,是我在痛苦中煎熬13年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当时,我的心情好激动,也好明朗。是啊,现在看来,黄老师之前的建议是对的,如果不是来参加黄老师的“艾瑞克森催眠课程”,经过这样系统的训练,我可能根本无法理解如何依靠我那“脆弱的潜意识”的力量来战胜自己“顽固的”心理疾病!黄老师深刻而又生动的讲解,以及效果卓越的现场催眠治疗演示,让我终于领悟到了改变的原理,从而让我最终有信心去战胜自己!
 
接下来,黄老师教的每一个催眠治疗技术,我都在认真的学习、认真的体验、认真的练习,收获是每时每刻都有。之后四天的学习过程中,每一天学习下来,同学们都说我改变了好多;在黄老师的每一次现场催眠治疗,每一次的相互催眠练习过程中,我都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和突破,我非常享受着这份收获与喜悦。
 
对我帮助最大的一次改变,也是最后让我彻底突破的一次改变,是在“新行为促生技术”治疗示范过程中突破的。第七天下午,黄老师给一个目光恐惧症、异性交往恐惧的男同学做了重新架构治疗示范时,引导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进行了彻底的突破,最后他彻底摆脱了他的困扰;老师让他当场去看现场的每个女生,最后他已经能够非常坦然、自在地跟女生交往,能够很自信、很随意地去看女生了。他的突破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和信心,于是,课后我就跟黄老师说,我也想彻底突破。所以,到了晚上,学习“新行为促生技术”时,黄老师给我和另外几个同学一起做了集体的催眠治疗,然后,老师让我跟另外一个病情也十分严重的“抑郁、紧张、焦虑、自卑”混合病症的男同学一起进行彻底突破。最后,在黄老师和全班同学的帮助、鼓舞之下,我们最终彻底突破了自己的障碍,我们完全接纳了自己,所有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我全都接纳了,心中充满着力量。此刻,我感觉无比的轻松、自由,好像拷在身上十几年的枷锁终于被砸碎了,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十三年了,我终于找到了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最后,这次的神奇的催眠学习之旅,不仅让我从极度深的恐惧中走了出来,更主要的是让我找到了方向,找到了信心,而且还让我掌握了一种强大的自我治疗的催眠技术,让我在以后的生活中,能够不断地运用这套优秀的催眠技术,让自己能够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有力量。除此之外,我还学到了好多处理家庭关系、处理社会关系以及如何教育孩子的催眠方法。
 
其实,催眠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真希望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来学习黄老师的“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有一份意外的收获。然后,我们的人生、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国家将会变得更加和谐!
 
 
第14届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班 学员
发表于:2010-07-20             
 
超震撼的心灵改造之旅,重塑人格,改造心灵,立竿见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