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培训课程

NLP治疗学习班,NLP执行师师培训班

名师团队

世界催眠之父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学术贡献与弗洛伊德并重

NLP创始人

贡献最大的NLP创始宗师

全球最顶尖的NLP大师

人体设计工程学创始人

美国SNLP协会主席

中国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创始人

第一位将催眠引入中国

美国NGH认证催眠导师

美国SNLP认证NLP导师

当前位置:主页 > NLP咨商 > NLP案例 >
赤脸恐惧症、焦虑症、父母深度仇恨和歉疚之催眠实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黄雄斌 | 发布时间:2020-02-15 21:34 | 点击次数:
这个个案是一位来自上海的女士,年龄大约35岁左右,本科学历,从事企业总监工作。身材略胖,衣着打扮得体,言行举止正常;只是脸上表情看起来有些凝重,心事重重的样子,沉溺在自己内心世界中。下面是个案的自述:
 
我生长在一个严谨的教师家庭,从小因为父母不和,我认为自己经受了很多人所无法感知的痛苦。而由于家庭长期的批评式教育,又使得我即使学业再好,工作再有能力,都始终无法抬起自信的脑袋。
 
15岁时,我曾暗恋我的英语老师,因为这份感情没有处理妥当,使得我从15岁以后的这二三十年中无法摆脱爱脸红的毛病。我最严重的是走在路上和坐在车上都觉得别人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后来随着自己的阅历增加,这些症状也慢慢减轻,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病症就叫“赤脸恐惧症”。我痛恨我的父亲,觉得就是他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特别是1998年,我的母亲因严重的忧郁症和糖尿病选择了以自杀来了结自己的生命,这让我更加憎恨我的父亲,也恨自己,觉是自己说的一句话害死了妈妈,我内疚了12年,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幸福的生活。
 
最近一年多来,我常常不由自主地厌烦,每天都在一种烦躁的情绪里面生活。我对自己的老公不满,对自己的孩子不满,对家人不满,但又不能表达出来,就压抑着自己,其实我相信家人一定能感受到我的情绪,我觉得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这么难带,我对他注入了那么多的关爱,他为什么总是充满着仇恨、自私、还有自卑,我想不通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怎么那么好。
 
直到上个月,我在网上浏览有关治疗“赤脸恐惧症”的内容时,看到了催眠治疗的一些案例,我突然觉得这个方法可能适合我,就是利用催眠手法直接在脸红的行为发生之前用良好的反应替代不良反应。然后我继续搜索,最后查到了“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的网站,看到了黄老师的“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证照班”,我想也许可以通过这个方法解决自己的问题,帮助我的孩子,和我的妹妹(她也有强迫症的病症,非常地痛苦)。妹妹听说我要来学这个,她说一定要好好学,学好以后为她治疗,帮她彻底摆脱强迫症这个魔鬼的折磨。
 
来上课之前,我看了三本催眠方面的书。一本是催眠教程,看完没什么印象了。第二本是关于艾瑞克森的“跟大师学催眠”,看的时候很为艾瑞克森出神入化的催眠技巧所感动,但是说实话,我当时根本不懂他在催眠时说的那些话的意义,以为是没翻译好。后来还看了一本《16堂生死课——前世今生》,看完以后我想,我的孩子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来讨债的,就认命吧。
 
7月13日,我来得很早,我抱着将信将疑、但内心又渴望得到改变的想法,开始了第一天的催眠课程。第一天主要学习的是深呼吸和介绍概括世界上有哪些催眠理论,以及什么是意识和什么是潜意识,还有冰山理论,高层自我等等。我发现这一次的深呼吸不同于以往我练瑜伽时的深呼吸,我深吸一口气时,觉得好像胸口有一个盖子被打开了,清凉的空气一下子冲进我的胸腔,然后我闭气感觉全身每个细胞都充满着喜悦和能量的感觉。再慢慢地吐气和闭气,感受吐出体内的废气的畅快感觉。催眠的过程不像我想象的不省人事,也不像做瑜伽时思想老是开小差。然后我很羡慕有些同学分享的时候说自己感觉昏昏入睡,觉得自己肯定是头脑杂念太多,没法进入催眠状态。但我是个勤奋的学生,在回去的路上我就练习深呼吸,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又把我学过的内容复习了一遍。最后再给自己做自我催眠,催到后来给自己一句暗示,我就说:“我每一天都更强大更自信”,刚对自己说了3遍我就进入了沉沉的梦乡。半夜我醒来又做了一次自我催眠,也是到一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想也不知道昨晚的自我催眠有没有成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得更强大、更自信啊。然后我婆婆跟我说话,我跟她聊了几句后,却惊喜地发现长久以来一直积压在我内心挥之不去的烦躁的情绪居然一丝丝都不在了,我感觉到内心的平静。
 
“下楼梯法”的测试中,我一吸气突然感到脑袋后面麻了起来,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依着老师的指令去做,在梦中的花园翩翩起舞。我想为自己做点什么,给自己一个良好的暗示,于是我对自己说我会变得很自信,很强大。可是当我对着自己说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突然间就崩溃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越哭越伤心,我感到很累,很辛苦,很心酸,我对自己说算了,不要给自己压力了,不自信、不强大也没什么事。
 
“过隧道法”的测试中,我就看见一条前面很黑,但远处有着刺目的亮光的隧道,那隧道的尽头金光闪闪,吸引着我走过去。最后在隧道的尽头我看见一扇挺大的透明的门,门的中央有一个手掌印,我把手放上去,门就开了。我走进去看见一个很空旷的大厅,里面什么也没有,也没有墙壁,我四下里开始寻找我的高层自我,很想知道我的高层自我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时候看见在我的左前方有一部透明的扶梯,我走上去来到另一个房间,一个高僧模样的人背对我,我就觉得他好像《天龙八部》的段王爷,我向他行礼,然后问他:“我怎样才能变得更强大、更自信?”他就朝着我微笑,一言不发,并请我也坐在一个蒲团上面。过来很久,无论我怎么问,他都是微笑和喝着面前的一杯水。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站起来拉着我的手,站在二朵云上,往上飞去。我们来到另一个房间,我见到另一个高僧,背对我,我向他行礼,觉得他应该是《射雕英雄传》里的段正淳。我向他行礼,接着问他相同的问题。他仍然是微笑不语,我急得不行,我不能白来一趟啊,我一定要得到我的答案。这时候就在天上出现了一行闪闪发光的字,写着“放下自我,做你自己就好,随别人怎么看吧!”我顿时又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第三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突然感悟到儿子的到来正是要使我和老公的人生更完善,人格更完整啊,他是为我们而来的啊,我们怎么还一直地怪他,还说他是讨债的呢。我又流泪了。
 
中午我给儿子打电话,从来没有说过这么久的话,感觉沟通得很好,我一直在问:“你会怎样,你怎么解决的呢……”聊得很开心。
 
晚上老公说:“你最近好像有变化啊,不像以前总爱发脾气啊。”于是我跟他说了我这两天在做什么事。我来学催眠课程一直是除了我妹妹以外,别人都不知道的,我怕我老公知道以为别人在骗钱之类的。没想到等我说完,他好奇地说:“等你学完帮我催眠啊,看看我前世是不是一头猪啊,这一生怎么这么爱睡觉的。”
 
第四天,上了很多的理论课,感到很多的领悟,我怕自己忘记,就一一写在本子上了。感觉着四天的领悟比我几十年的领悟还要多!在做改变个人历史的治疗时,我让刘同学帮我催眠,我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脸红的问题,一个是大众场合面对大家说话时就紧张地发抖,大脑一片空白。治疗完毕后,我惊喜地发现,当我再身处那种情境时,那种负面的感觉居然没有了,我幻想了一个未来的情境,就是待会我要站在讲台前面对着大家,跟大家分享。可等到让我说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胆怯了,站不起来,我简单说了几句。我感到很深的挫败感,难道我无法改变吗?晚上搭王F同学的便车去地铁站,我说了我的感受,他说:“要接纳自己。”我说我知道啊,但接纳自己好难啊,我不知道怎样做。
 
第五天,昨天睡前我只看了一会书,就睡着了,好困,这两天好像身体真的不适,长期折磨我的脊背酸痛感不知什么时候没了。我站在飞驰的地铁里面,开始用四觉并进的方法练习“外部察觉心锚”,仔细地看、听、感觉、闻周遭的世界,切断内心的感觉,觉得自己浑身长满了长长的触角,我捕捉着空气里的每一个信号。然后我看着对面玻璃里面的两个重影,那个模模糊糊的自己,那个是我吗?我突然领悟到那个不是我,而我内心所想的自我,其实就是和别人所认为的我都一样不是真正的自我,什么都是想出来的。然后我就想到昨天设心锚时,我的潜意识费劲地找到我原来认为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苦(剖腹产生孩子的痛苦经历)居然就是我最自信、最强大的正面资源。这个时候我又开始泪如雨下,原来我生命里的每一个痛苦,每一件让我受伤的经验,居然就是我人生中的一笔宝贵的财富、上天给我的珍贵的礼物,而在那个时候我居然不知道!现在我感谢所有的这些,感谢那些伤害过我的人,没有他们,我不会走到今天,也不会领悟到这些。从今天起我开始真正地接纳自己了,原来做到接纳自己真的就那么简单!
 
晚上,学习“次人格冲突化解技术”时,老师讲了几个次人格化解的案例,好像往我已平静了几天的心湖中投了几块石头,我又开始烦躁起来了,为什么要说这些啊?在回去的车上,我哭了一路,自己以为已经早就压下去的那份对妈妈的内疚,对爸爸的愤恨,又被挑了出来,我心里好难受。
 
第六天,对我来说是一个非比寻常的一天。上午上课时一个同学提起父母双亡的事情,勾起了我伤心的往事,我无法自主地趴在桌上痛苦,我哭了整整一个中午。哭完了以后,我就走到外面,感受外面的世界,回想起老师说的“次人格化解的方法”,把自己带入母亲的情绪,我说:“妈妈你骂我吧,是我说的那句话害死了你。”我妈妈想了很久,说:“你是我最爱的女儿啊,你也是做父母的,你应该知道的,你就算杀了我,我都不会恨你的……”我顿时痛哭起来,多年来的内疚再也不见了,我说:“那你骂爸爸吧,你一定很恨他。”可是我妈妈又说,“我怎么可能恨他呢?我是这么的爱他啊。”我这才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替我妈妈恨我爸爸,可是我妈妈根本就不恨他啊,她希望他过得好啊。我带入到爸爸的情绪中,也体会到他的委屈、后悔和对我的爱。最后我们3个人抱在一起痛哭,现在我们之间只有爱,没有恨了。
 
可是下午,当一个同学说起鬼魂的故事时,我又开始痛哭,我跑到外面蹲在地上,问我妈妈:“你为什么这么爱我还要离开我们呢,而且还用这种方式?”我对自己说我再难都不会用这种方式结束生命的,这会给家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啊。哭着、哭着,我用手去摸旁边的小草,用心地体会手的感觉,我希望小草能给我能量。突然间,我想到了中午王F同学跟我说的话,“这也是上天给你的礼物啊。”我当时想不通,我为什么要这种礼物啊?我不要!可是现在我明白了,这是我的妈妈用这种最极端的方式告诉我:“无论再怎么艰难,都不能用这种方式……”原来这真的是礼物,可我一直以来都不肯打开这个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礼物,我太辜负我妈妈给我的爱了。我失声痛哭,我完全明白了!
 
第七天,晚上我用老师教的“重新架构”治疗技术,想改变“脸红”这个毛病,在催眠治疗过程中,当我完全接纳我的“次人格”的良苦用心之后,很快就架构出了新的行为模式;现在我已经能够非常坦然地面对那些曾经引起我脸红反应的情景了,脸红的症状已经消失了。
 
第八天,我彻底地领悟了,所有的一切全是因为不接纳自己而产生的。一旦你完完全全地接纳自己了,接纳自己是个有私心、有欲望的人,有时候会有些坏念头的人,有时候还没那么崇高、没那么伟大,你就会活得很开心、很开心。而你的潜意识就再也不会用那些极端的、特殊的方式来提醒你了。
 
我很高兴,很高兴通过这次学习领悟到这么多,收获这么大。我不仅治愈了困扰自己多年的各种身心疾病,整个人获得了重生、获得了脱胎换骨一般的改变;而且还掌握了这门具有强大力量的催眠治疗技术;回去后,我要用我所掌握的技术去帮助我妹妹,帮她克服强迫症、走出困境。而且,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我会开心、幸福地生活;无论碰到再艰难、再痛苦、再不好的事情,我都会欣然地接受、坦然地面对。真希望“黄氏-艾瑞克森催眠”这门科学可以走向社会,走到更多的人的心理去,那时候这个社会就会更加和谐!
 
 
第14届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班 学员
发表于:2010-07-20             
 
超震撼的心灵改造之旅,重塑人格,改造心灵,立竿见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