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培训课程

NLP治疗学习班,NLP执行师师培训班

名师团队

世界催眠之父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学术贡献与弗洛伊德并重

NLP创始人

贡献最大的NLP创始宗师

全球最顶尖的NLP大师

人体设计工程学创始人

美国SNLP协会主席

中国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创始人

第一位将催眠引入中国

美国NGH认证催眠导师

美国SNLP认证NLP导师

当前位置:主页 > NLP咨商 > NLP案例 >
死亡恐惧症、自杀妄想症、恐高症之催眠实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黄雄斌 | 发布时间:2020-02-15 21:36 | 点击次数:
这个个案名叫“阿美”,44岁,来自中国西北,虽然已经40多岁了,但看起来挺年轻的;可以看出,她年轻时是个很漂亮、很有魅力的女人。
 
她是硕士学历,在石油集团公司工作,是一位造价师,主要负责工程项目的造价;在工作上,她表现非常出色,颇得领导重视,是个女强人,人缘也很好。由于工作的原因,她经常随着石油勘探队伍出差到荒郊野外,经常一去就是半个月或一个月,而且在野外的时间内,除了几个同事外,几乎见不到其他人;所以时常感到很孤独,非常缺乏人际交流、沟通;出差结束后,她就可以休假半个月。她的丈夫在机关单位工作,也经常出差,差不多也是一出去就是半个月,然后回家休息;但他们夫妻两人出差和回家休假的时间经常错开了,所以,家里经常是一个人在外出差,一个人在家休假,很难得有两人一起在家的机会。而且,她的丈夫,确切地说是她的前夫,是一个没有太多主见的人,不太善于言辞,遇事比较懦弱,碰到困难时常退缩不前;所以,在他们家里,发生什么大事情,时常是她出去撑着,而她丈夫则一般躲到背后,甚至是她丈夫单位里的一些事情,比如分房子、晋升等,也经常是她带着她丈夫到单位里去争取。所以,在这两重关系的催化下,他们于2001年就已经离婚了,所幸她丈夫为人还不错,待人比较忠厚实在,所以他们虽然已经离婚,但还是一直在一间房子里生活,离婚没离家。
 
她有一个女儿,在念高中,女儿目睹父亲的懦弱,看到母亲如此优秀、却如此的操劳,从来没有看到父亲像个大男人一样去保护母亲和自己,所以也挺支持她们离婚的。
 
她来求助的主要问题是,无法自控的自我伤害和自杀行为、以及对死亡的恐惧。看到刀子,她会有一种冲动想用它来杀自己;看到绳子,她会想用它来上吊或勒死自己;甚至在最严重时,吃饭时看到筷子,会有一种冲动,想用筷子来扎自己的眼睛;走到敞开的窗户边,她会有跳下去的冲动;看到自动扶梯,她会有从电梯上滚下去摔死的冲动。所有的这些无法自控的冲动,都让她非常恐惧——她会用力喘气、全身发抖、心跳急剧加快;曾经有一次在商场里,因为恐惧下扶梯而不敢下楼——在商场里徘徊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在四周都有人夹住她的情况下,随着人群一起才下楼了。
 
根据她自己的描述,大概是在2006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在勘探基地的住所里,她突然发病了,无法自控地要做一些伤害自己或伤害别人的事情;当时,她意识里很清楚自己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但就是觉得无法控制自己。她当时的恐惧惊动了周围的同事,并要求同事们把她的手脚都绑起来,随后同事们给她更换了一个更温馨的房间,她才觉得稍微安全些,并且在同事的陪伴下,她才度过了那一晚。
 
从此以后,她就很恐惧夜晚到来,特别是夜幕降临并且她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的时候,她会担心自己在睡觉时失去控制。而在发病之前,她从未有过害怕夜晚的事情,她本身是佛教徒,平时也会打坐或者诵经让自己平静放松;但是她觉得有些问题无法靠自己从根本上去解决。她查过很多有关心理治疗的资料,也去看过心理医生,她自己本身也会做一些心里咨询的工作,平时也会在单位里给同事们做一些心理的辅导;她知道自己必须依靠一些行之有效的手段和治疗方式才能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在她搜寻了众多心理治疗资料,对比了多家心理治疗机构之后,她最终于2007年11月选择到本学院接受催眠治疗,原因是:“我查看了你们网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介绍,我相信通过你们的催眠治疗一定会根除我的问题。”
 
进一步的搜寻她的问题后发现,她还有比较严重的恐高症,以及还有点烟瘾。自从她懂事起,似乎恐高症就一直伴随着她,在一些旅游景点的比较高的地方的一些敞开式的观光露台上,她会感到莫名的恐惧;对于一些大型商厦里特别建造的一些建在高处的透明玻璃观光地板,她从来连一只脚都不敢踏上去;甚至连高层房子里的敞开的阳台,她都感到非常恐惧,在上海治疗期间,她所住的房子里的洗衣机就在后面的阳台上,每次洗衣服她都非常恐惧——徘徊好一阵之后,倾身把衣服迅速丢进洗衣机里,然后打开洗衣机的按钮之后,迅速逃回房间。至于她的烟瘾,其实她也并不是那种特严重的烟枪,一般情况下,一天抽烟的数量大约为15——20支;主要是在她感到恐惧焦虑时,无法自控地抽烟,这让她对自己的健康感到非常担心,担心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伤害身体。
 
正式的催眠探索展开之后,我发现她的无法自控的自我伤害的恐惧的根源,其实来自8年前(大约2000年)她的一位最要好的女朋友的自杀事件。在那位女朋友自杀以前,她跟那位朋友相交多年,而且非常要好,她们经常会抱在一起睡觉、谈心,一起逛街、喝茶等等,它们彼此都把对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总之,好到她们俩之间的关系甚至比彼此对自己老公的感情都更深,只差没有发生“性关系”了——也就是说,跟同性恋之间的关系只差一步。
 
但是,由于她的女朋友跟其丈夫之间的关系很不和谐,曾经多次自杀;当时每当看见自己的朋友自杀未遂后身心憔悴的样子,她都非常心痛,也曾劝过她很多次。但最后,她最要好的伙伴还是在1999年的一个夜晚因为自杀而离开了人世;当时,她非常心痛,痛到全身发抖、呼吸困难,而且她也很恨她的伙伴为什么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世界上,却自己一个人离开人世;而且她也很恐惧见到自己的伙伴死亡的样子,所以直到伙伴的尸体被火化之前,她没敢去伙伴自杀的现场——她怕自己见到伙伴的尸体时,自己会控制不住、会晕厥。这种心痛、怨恨和恐惧的感觉一直持续了两、三个月,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淡忘了。她以为这件事情带给她的创伤已经慢慢愈合了、过去了,但直到她来这里治疗之前,她一直不敢去想她的伙伴自杀的那个情景(事实上那个情景是她的幻觉,因为她都没去过伙伴自杀的现场),每当她想起哪怕一些与此事相关的记忆,她都会心跳加快、胸闷、气喘、全身发抖。
 
找到根源之后,我便利用“带追踪回溯的二级抽离”治疗技术,去改写她的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经验,同时结合“次人格冲突整合”技术一起,化解她对其伙伴的怨恨。大约2个小时的处理结束后,她已经能够非常平静地对待那段经验,再想起那经验时,心中的感觉非常平静,也很能理解伙伴当时的选择,不再怨恨伙伴把自己一个人丢在世界上了;那些恐惧、胸闷、气喘、身体发抖的症状已经完全消失。
 
当天治疗结束后,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她的无法自控的自我伤害行为、极度的恐惧症状已经得到明显的改善;但是夜幕降临时,她还是会有些微的恐惧和焦虑不安的感觉,这种恐惧让她还是会不停地抽烟,不敢长时间站在阳台上。于是,在下一次的疗程中,我再运用“重新架构”治疗技术对她进行另一层次的整合,首先引导她去探询该行为背后的正面意图,此时她觉察到,实际上潜意识次人格是在保护她,这种行为只不过是在提醒她——她看见自己是一堆枯黄的叶子中的一片健壮的绿叶——她很优秀,但是太孤独了,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非常感动;紧接着,再以此意图为基础,为她重新创造了3种新的选择,以替换该行为。这次疗程结束后,她的自我伤害、异常恐惧症状已经彻底根除,她已经能够非常坦然地独自一人面对黑夜了。
 
接下来处理恐高症。首先,还是运用“带追踪回溯的二级抽离”治疗技术,引导她去搜寻造成她恐高的原始经验,结果发现了一段已经遗忘多年的童年经验,大约七八岁的时候,她曾目睹了弟弟在爬一把木梯子时,从梯子上掉下来,摔伤了腿,当时她感到非常恐惧。首先,我引导她加入正面资源,改写了这段历史经验,同时也改写了最近一次发生的、印象深刻的恐高的经验;然后,再进行未来模拟,在幻境中,她都能很好地面对高处的环境。但由于她的恐高非常深,为了保险起见,我最后为她加入了脱敏法,让她在幻境中从一楼阳台爬到她住的14楼阳台。直到她已经能够非常坦然地面对,不再有丝毫的恐惧为止。治疗结束后的两天内,她再结合了现实的脱敏练习。现在,她已经能够坦然地站在14楼的阳台上,也能够站在高楼的玻璃地板上,甚至还很有信心地说,她可以站在跳水高台上跳水了。
 
最后处理的问题是烟瘾。事实上,到准备处理烟瘾之前,她的抽烟量已经少了很多,由之前的15-20支/天已经减少到6-8支/天;因为随着她的恐惧的解除,她的抽烟量已经自然地减少了很多。然后,运用“重新架构”治疗技术对她进行跟进一步的治疗,疗程进行很顺利,大约1小时后,她已经成功地架构出三种新行为。之后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里,她几乎很少抽烟,有朋友递烟时,她偶尔会抽一支,一天的抽烟量一般在1-3支;对于这样的状态,她已经非常满意,并且不想彻底地戒除。既然如此,我便尊重她的意愿,治疗到此结束了。
 
我想,她到这里来治疗,我们并不仅仅只是帮助她克服了她的症状,更重要的是,让她学会了一套如何克服自己的障碍,让自己身心达到平衡状态的工具,以后面对生活的时候,她不仅不会再有之前的症状,更重要的是,她以后再碰到新的问题的时候,她都能有效地去面对,因为她已经获得了一套生生不息的思维模式,以后碰到困惑、碰到压力事件、创伤事件,她的潜意识会自动运用这些沟通技术,让自己迅速达到身心灵平衡的状态,而不至于衍生出其他问题来。这正是我们的“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治疗模式”的独特之处,也正是它为什么如此快速有效的根本原因。
  
 
——  黄雄斌 老师    
发表于:2007年12月    
 
超震撼的心灵改造之旅,重塑人格,改造心灵,立竿见影!